粤ICP备356569号


招商QQ:3270561200
  • 缅北电诈回流人员讲述:没有“业绩”会被坐水牢

      中新网襄阳5月13日电 (侯军 曾长羽 胡传林)“壮汉持AK47步枪把门,没有业绩就会挨打,坐水牢。”缅北电诈回流人员小强(化名)13日向办案民警讲述淘金者背后的血泪史。

      小强家住湖北老河口市区,父母长期在外打工,他很小就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,从小养成了大手大脚花钱的坏毛病。

      2019年9月,一个姓姚的“哥们”介绍他到缅甸打工,月工资一万元到两万元(人民币,下同),包吃包住和来去飞机票。一听这待遇,小强感觉缅甸钱好挣,立即答应。当月,小强在蛇头安排下,偷渡到缅甸的边境城市孟波,随即带进一栋九层高的写字楼,里面全是格子间。此后的时间,小强再也没有走出过写字楼半步。

      小强说,写字楼出口24小时有人把守,他们脖子上挂着AK47自动步枪,腰里别着电棍和手枪。他从早上8点到晚上11点,与40多名同样从国内骗来的同伴一起进入工作间,个人手机被没收,只能使用“老板”发的手机。  

      工作中,组长交给每个人剧本和话单,首先开始“杀猪盘”诈骗,就是在各种社交网站和平台上寻找“猎物”,先跟对方嘘寒问暖、打情骂俏,取得对方信任。虽然意识到这是诈骗,但是小强只能硬着头皮上阵。前三天,小强没有完成一件任务,几名壮汉就把小强等4个未完成任务的人,拉到旁边单间逐个毒打,然后进行教育和威胁:如果不听话或逃跑,就要坐水牢。

      几番折腾后,小强又被组长重新分配任务,再次上网寻找“恋爱”对象。而这次猎物则换成了男人,香格里拉注册,小强伪装女性,用组长给的虚拟视频发各类裸体聊天视频,用设定的软件引导对方和自己裸聊,侵入并获取对方通讯录,最终用这些裸聊资料威胁对方,敲诈钱财。

      此后半年多时间,小强终于“开胡”了。他用这种裸聊骗术先后骗到50余名男子,敲诈现金30余万元,自己得到4万元的工资提成。因为有了业绩,公司放松了对小强的警惕。2020年6月,借着给员工买饭的机会,小强终于逃出写字楼。但是此时缅甸新冠疫情肆虐,小强被当地政府收入隔离点隔离。

      一直到2021年3月,小强才被移交给中国云南孟连口岸。经过半个多月的隔离后,小强终于4月底辗转回到家乡老河口。(完)

    【编辑:苑菁菁】